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> 小说库> 灵异>哭客

更新时间:2019-03-04 14:30:08

哭客 连载中

哭客

来源:掌文作者:走马观花分类:灵异主角:龙图

《哭客》是一本悬疑推理小说,小说的作者是走马观花,主角是龙图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我是个哭客,其实就是给人操办丧礼、迁坟这类白事的人。我的哭客班子,在接下了著名的长寿村、美女村的一桩迁坟生意后,一系列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……。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直接到了医院,把详细的经过跟爷爷说了一下,约法三章,纯阴八字、大蛇、女鬼、午睡这些事儿,都没落下。

不过,回来路上跟那个女鬼和艺术学院姑娘的事儿,就隐藏不提了。

爷爷听完之后,没有说什么,只是盯着我。

"小子,还有一件事儿没说呢"。

"爷爷,没有别的事儿了,我都说了"。

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慌神儿。

"臭小子,还敢跟我撒谎,叫人破身的事儿,是怎么回事儿"?

啊?连这都知道了?

这个死老头子,真是本事了得,连这事儿都瞒不住他。

"爷爷,你是怎么知道的"?

"哼,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说,到底有没有此事"?

我从来就不跟爷爷撒谎,这件事儿已经隐瞒不住,况且爷爷早晚也要知道,也就老实地交代了。

"唉,本来想叫你再攒上一年童子尿,看来一切都是天意?罢了,在劫难逃,在劫难逃"。

"爷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不过是破身而已,早晚有这一天。再说了,我要是不破身,你上哪里抱重孙子呢"?

"臭小子,你别跟打马虎眼。你叫人给算计了"。

算计了?不会吧?我没吃什么亏啊,又不用我负责,似乎还占便宜了呢。

"爷爷,这单生意接不接"?

我急忙转移话题。

"接,为什么不接?这么好的生意,上哪里找去?不过……"。

"爷爷,不过什么"?

"这个十里屯确实有些邪门儿。不过,只要一切都按照规矩来,也不会有什么事儿。你把咱们的人都看紧点儿,不要去碰人家的约法三章"。

"另外,那里的女人比较开放,千万不要碰那里的女人,事情一做完,不管白天黑夜,立刻撤回来。不管那里发生什么事情,都跟咱们无关"。

"知道了,事情做完,钱一到手,就立刻回来"。

"后天就是好日子,明天上午准备东西,下午就过去,后天就开始"。

丧礼也好,修坟、迁坟也好,出现点儿异常情况,都很正常。以前我跟着爷爷的时候,也经常遇上这种事情。

十几岁的时候,爷爷就叫我处理过不少这类事件,基本上每次都摆平了。

十里屯在深山里面,那里的灵类比较多,出现一些灵异事件,也很正常。到时候见机行事,也就行了。

至于那个背包客女鬼所说的"他们",即使有,只要不去招惹他们,也不至于有什么问题。

毕竟我们只是个哭客班子,跟他们无冤无仇,没事儿他们也不会找上我们来。

从医院出来,我就直接到了老庙街的"任虎"风水用品店。

这家店的老板就叫任虎,他这里不仅有各种风水用品,还有各种殡葬用品。

我家的哭客班子进货,以前都从他这里拿货,价格自然要优惠很多。

我列了个单子,任虎又补充了一些,就叫他给我准备货,明天早晨我派人来提货。

然后我就一一通知班子里的六个人,叫他们明天就准备出发。

两个年轻的哭客,我交给鼓手老黄和哭客孙菲去物色,已经找到了,是东江艺术学院表演专业的两个学生。

这两个学生又找了一个会跳孔雀舞的校友,三个人就算是全了。

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,我给鲁大炮打电话,告诉他明天中午过去。后天就正式开始。

鲁大炮听了很高兴,连连说好,又一次强调,叫我不用担心钱的问题。

这边刚挂,我的电话又想了。

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"你猜猜我是谁?我想你了"。

一个娇媚的女声。

谁?难道是搭车的那个姑娘?这么一会儿就想通了?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?我没告诉她啊?

"你是……"?

"你个小没良心的,亏了我惦记你半天。回家就把姐姐给忘了"。

我的天,原来是鲁大炮老婆,苏蝶。

"苏姐姐,我哪里会忘了你?我正琢磨着明天去的时候看你呢"。

"这还差不多,明天来了,就到姐姐这里来。姐姐到时候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妹子"。

"姐姐,十里屯的姑娘都很漂亮,我怕配不上她们"。

"没事儿,到时候姐姐亲自教你,怎么搭讪妹子"。

你亲自教我?这可就有些暧昧了。

这样的事儿,我还不用人教。

没吃过肥猪肉,还见过肥猪跑呢。小电影又不是没看过。

不过,中午在十里屯的时候,鲁大炮只是给我和苏姐介绍了一下,只说了两句客气话,她怎么就会想到给我介绍妹子呢?

这也太快了吧?

这一天跑的挺累,回家之后,很快就睡觉。

躺在床上,就不免回忆起路上跟那个女鬼和她表妹的香艳之事。

晚上做了个春梦,不过女方并非这两人,竟然是苏蝶。

早晨醒来的时候,梦境还历历在目,连我都觉得有些荒唐。

七点半,纸活匠老宋从任虎那里把货提了回来。

包括各种纸活、孝衣孝帽、黄表纸、香烛、酥油、墓碑等等,这些东西,都由我们哭客班子提供,费用包括在每家的三万块钱里面。

老宋负责扎一些临时的纸活、做纸钱儿,刻制墓碑等用品。

至于装骸骨的棺材和招待来客的酒菜,则由事主家准备。

厨师由我这里的头把刀老周担任,帮厨的由事主出人。

老周的绝活,就是为亡灵和一些孤魂野鬼做的一桌菜,这里面有很多讲究和禁忌,是祖传的手艺。

八点钟,人来齐了。

鼓手老周,唢呐手小刘,女哭客兼舞娘孙菲,男哭客兼舞男冯波。

新来的三个人,是哭客肖斌,哭客关娜,孔雀舞演员石丹丹。三人都是二十岁,都是大三学生。

关娜的眉毛紧致低伏,没有张散开,这就是处子的标志。看来她没有撒谎。

石丹丹已经不是处子,不过她是跳孔雀舞的,这点在我跟鲁大炮的约定中,没有要求,所以也不算我违约。

肖斌是男的,究竟是不是童子,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验证,医院里检查也没有这一项。真相如何,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总之他说是,也就是了,鲁大炮虽然提过这事儿,估计也不会在这上面太较真。

除了我之外,一共九个人,这就是我的哭客班子。

"欢迎三位新同事的加入,现在,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了。我听老黄说,你们三个以前也到哭客班子客串过,这就最好了。规矩和报酬,老黄也跟你们讲了,想必你们也都知道"。

"主家给哭客班子的打赏,到时候大伙平分。你们表现好了,给你们个人的打赏,全都归你们个人,我一点儿也不要"。

"另外有一点非常重要,就是鲁村长跟我们约法三章,第一条,我们不住在村里,就单独住在北山脚下。第二条,每天下午两点到三点这个期间,不准到村里去。第三条,绝对不允许到村东头的红塔那里去"。

"还有这样的规矩?这可是头一回见到"。

老黄第一个就不满。

"是啊,我们到哪家,不拿我们当祖宗供着?十里屯一个小村子,还有这么大规矩"?

唢呐手小刘也忿忿不平。

"你们两个别说了。我们到那里是求财的,不是去享受的。再说了,哪里没有点儿规矩?谁家还没有点儿隐私?人家事先跟我们提出来,也是为了我们好,免得节外生枝,出了什么岔头"。

"现在我严肃地跟你们说,到了那里,必须老老实实地守规矩,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"。

"好了,班主,我们都明白,他俩也不过说说而已"。

老宋出来和稀泥。

其实,老黄和小刘也就说说而已,等到干活的时候,两人还是一本正经的。

"好了,我们的宗旨是……"?

"让死者放心,让生者安心"。

六个老人儿齐声回答。

"哭客的宗旨是……"?

孙菲问道。

"把活人哭死--晕过去。把死人哭活--诈尸了"。

冯波笑嘻嘻道。

这个就不是我的发明了,是他们两个哭客自己鼓捣出来的戏码。

"走吧"。

我一台车,一台面包车,加上一台双排座长厢小货车,就出发了。

下了高速,走了三十来公里,就见到路边一个女子,一身红色休闲装,背一个双肩包,向小刘开的面包车招手,似乎要搭车的样子。

小刘没停车,这个女子就一下子跳到面包车顶上,站着跳舞。

车跑的这么快,竟然能站在车顶上跳舞,不掉下来,这是什么功夫?

我生来就是阴阳眼,只是这个功夫,时灵时不灵的。

我加速抵近面包车,还是看清楚了,这个女子只是个影子。

正是昨天回来的时候,破了我身的那个背包客女鬼。

怎么又来了,难道还处出感情来了?

大白天的,女鬼就出来,这样的女鬼显然有些不同寻常。

不过,我见的鬼多了,也不感觉有多少可奇怪的。

走了半个来小时,就到了疗养院和十里屯的岔路口。

路口停着两辆轿车,一辆皮卡车,几个人站在车边,拦住了我们几台车。

就在此时,那个女鬼从车上跳下去,向我做了个OK的手势,鞠了一躬,踮着脚尖,钻进树林里。

我估计她的意思,应该是破了身,不用当什么祭品,所以来感谢我一下。

"你们过来看看,这个人见没见过"?

一个人向我们招手,我们就到了皮卡车跟前。

车斗里有一具尸体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修仙小说
  2. 古言小说
  3. 冤家小说
  4. 未来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